全部组图图片

[图说]绥远的鸦片问题

发布时间:2017-06-16 浏览:


鸦片在绥远可以称得起大众化了,富人家之吸食,自不用说,就连苦力们也有很多的瘾君子。我这次的旅途中,每在极穷陋的小店里,也可遇到那些连鞋都穿不起的同胞们,也二三其群的围着烟灯而为“烟亩罚款”尽着义务。绥远的劳动本就很低贱,苦力劳动一日的工资只有两三角钱,幸而他们吃的莜面是很便宜,每天一角多钱的饭食,即已对付,所剩下的微数,则都溃耗在鸦片上。

各商店里都有烟灯的备置,除老板大多数是吸烟之外,也可用以招待常交往的主顾,这就是和敬一支香烟一样的平常。

至于烟灯,也是要上捐的,灯捐亦分贫富之别,每月交纳一元至五元不等,普通的劳苦弟兄,连最低的灯也捐不起,所以都去找小店或者烟馆里去“就灯过瘾”。

烟馆,普遍于境内,比如就集宁县说,单单在城里,即有五十多家这种铺子,它们一方面是零售膏土,一方面还“开灯”。门前都挂着一个淋烟用的竹圈子,作为招牌,并贴着“滑水净烟”等类的“标语”!

上面所记是属于绥远省内之一般的情形,现在且单说归绥——绥远省会的情形。

归绥为绥远的商业汇集之地,近来虽是百业凋零,但是唯有烟土业,则仍繁荣如旧,小的零卖商姑且不计,只讲专以远销及批发为主的大“货庄”(烟土庄的表面,均写“货庄”二字),就有十五家。他们所做的生意,除收买本省的烟产之外,并且还由甘肃宁夏批购大量的“货”,再转卖给内地客商。

来“货”的方法是用骆驼运,每家“货庄”,常常是一百驼左右的由甘肃一带驼来,每驼载“货”一石,等于三百二十斤,合成五千一百二十两,那么一百驼就是五十一万二千两。一个“货庄”一次的来“货”就有这许多,那么十五家合计起来,更加源源而来,当知道是一个如何可惊的数目了。

“货庄”业,在归绥商业界还属于领袖的地位,而这里总商会的商长,听说即是某“货庄”的经理。

这样大量的“货”,有一半是销于张家口,另一半才“行销全国”!张家口之所以有这样大的销路,是因为那里有某国人在大量的收买,以为制造烈性毒品的原料。此外,以火车装运到山西大同的,每月准有二十辆,这是由公家批购的,用以改制“公记戒烟药饼”。

汇集在归绥的鸦片,有甘凉宁绥四种,原来甘肃凉州(即甘肃之武威县),宁夏绥远四地位于西北之主要产烟区。各区所产的烟质均不相同,故一般均以其产地为“货”价值标准,计每两甘土为八角,凉土九角五分,宁土一元一角,绥土一元三角。这是指着当地的市价,在外省当然买不到这样便宜的“货”了。

鸦片的运往外地,区别之有两种方式,内行话则名为“走大路”与“走小路”。前者即以火车装运。兹就运到天津的花费计算把沿途经过各地之税款缴纳完毕,则每两约合六角左右。这种运法是很安全的,因为是走铁路的关系,所以绝不会有被贼匪抢去的危险。“走小路”的方法,即是私运。全用北方特有的载重大骡车起早运输。然而虽说是私运,实际也等于奉官,这种方式比较省钱,总计脚费及各地的“买路钱”一共只用四角左右。

装箱外运的“货”都贴着“稽查处”“绥靖公署”及“绥远某某商行”的三种封条。稽查处是专门征收鸦片的运销税,绥靖公署多少带点保镖的性质,垦业商行本为半官式的营业机关,系归绥最高当权者所办,贴上它的封条,亦即是“负责运输”之意。

绥远的鸦片,不只是一省的问题,而是一个全国的甚至是全民族的问题,因为它不但是一个鸦片的产地,而且还是西北烟店的集散地。

禁烟自然是我们全民族所迫切需要的工作,然而根本的关键,并不是一个空洞的良心和严厉的处置就可办得通,要知这是与地方的财政有不可分离的关系,绥远一省如是,近[进]一步说,全国各地的禁烟情形,又何尝不是一样。因此,禁烟绝不是一个简单而易行的工作,其中尚埋着许多的复杂问题在等待解决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——原载《申报》(每周增刊)1936年第41期

         


推荐图说

版权所有: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备案序号:京ICP备05032912号
地址:北京西城区鼓楼西大街甲158号 邮编:100720 Processed in 0.333 second(s)